如果没有梅莉史翠普,恶魔米兰达不过只是个讨厌鬼

事实上,《穿着Prada的恶魔》对梅莉史翠普来说意义重大,与其说这部电影是因为梅莉史翠普而精彩,倒不如说在制作阶段之前,史翠普就对《穿着Prada的恶魔》有许多感触。文字:龙猫大王通信既然书名都叫做《穿着Prada的恶魔》(The Devi

事实上,《穿着Prada的恶魔》对梅莉史翠普来说意义重大,与其说这部电影是因为梅莉史翠普而精彩,倒不如说在制作阶段之前,史翠普就对《穿着Prada的恶魔》有许多感触。

文字:龙猫大王通信

既然书名都叫做《穿着Prada的恶魔》(The Devil Wears Prada)了,这部电影选角的最大目标,当然要想办法找到那个恶魔。

虽然后来艾琳布洛许麦肯纳 (Aline Brosh McKenna) 接手剧本,但导演大卫法兰科(David Frankel)仍然是《穿着Prada的恶魔》剧本的灵魂,毕竟当时也是他对原来的剧本并不认同,才让他对这个计画一度放弃。而既然剧本都照他的意思改了,那么,代表这部电影里的三个最重要的女性角色,在他心中也早已有了某个既定的形象。而谁来饰演恶魔米兰达呢?虽然电影公司有很多想法,但他其实早已做了决定。

Photo Credit: The Devil Wears Prada,来源:IMDb

米兰达正是因梅莉史翠普而打造的高订角色

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读完了《穿着Prada的恶魔》最终定稿剧本,照她爱用的说法,这个故事超棒棒(Yuge)。但是她还不知道,剧本里这位掌握时尚集团的女强人,就是根据她量身打造的角色。麦肯纳与法兰科一起根据先前所有编剧所留下的版本,改成他们两人共同的职场地狱剧。

我们曾经有谈过一点由梅莉史翠普来饰演米兰达的可能性,麦肯纳不敢抱太大希望:但我不准自己对这个想法付出太多期望。谁敢期望天后降临呢?不但是手上没有任何大作经历的编剧与导演这样觉得,连电影公司高层都觉得这期望只能向上天祷告才会成真。我只记得我一直在祈祷,福斯2000影业(Fox 2000 Pictures)副总裁克拉拉海肯(Carla Hacken)也是这样想的:我这样想着『老天啊,拜託让梅莉点头吧!』

但是她们都不知道,这件事根本不需要老天帮忙。梅莉史翠普的天王经纪人凯文胡凡(Kevin Huvane)有天打给了海肯,告诉她梅莉史翠普已经读完了整本剧本,而且想要亲自见见导演大卫法兰科……这通电话海肯还没听完,她请这位好莱坞当今最重量级的经纪人稍等一下,然后按下电话稍等键——她在办公室狠狠地大叫YES!

Photo Credit: The Devil Wears Prada,来源:IMDb

但是即便是贵如梅莉史翠普,她也得面对好莱坞残酷的事实──女性演员薪酬不公平的问题。谁想得到,奥斯卡入围对她来说宛若易如反掌的梅莉史翠普,也会抱怨薪资太低的问题。但是即便福斯2000影业连高层都求神问佛祈祷史翠普能够加入,而当她首度看到薪酬数字时,她仍然无法轻忽心中的巨大失望:

我对这份演出价有点意见,如果他们不是故意要侮辱我,那也许是在反映我在这部电影里,就只有这点价值。

第一次学会替自己的演出估价

史翠普那时入行将近30年,她很清楚80年代女演员的定位,在男性主义挂帅的好莱坞不是美丽的花瓶、就是被忽略的花瓶。她也已经长期习惯自己的表现并无法反映在自己的薪水上,而入围奥斯卡甚至拿到小金人,只不过是略显讽刺的奖励。而她已经忍了很多很多年了,在我心中,这是一个『挥别过去』的关键时刻。

这是她长久演艺生涯以来──在入围奥斯卡13次、并且拿下最佳女主角与最佳女配角奖的当时──第一次主动要求调升薪水。而相对地,福斯2000影业给予史翠普相当的尊重,他们原本并没有对《穿着Prada的恶魔》抱持着太大的期望──事实上全好莱坞都是。但是福斯2000影业立刻决定将史翠普的支票数字增加整整一倍,这对史翠普来说甚至是第一次真正的肯定:我刚刚才发现,我花了非常久的时间,才第一次学会怎么估价我的演技。

Photo Credit: The Devil Wears Prada,来源:IMDb

成为时尚界的一代女皇

但是史翠普不是抱着小金人来坐领乾薪的,她的确对米兰达有所准备,而且她也喜欢并同意导演法兰科对于米兰达的安排。她甚至告诉法兰科,他们可以尽情地在剧本里发挥创意,她给予导演与编剧极大的信任,她不会对这份剧本颐指气使,但她绝对要读到最新版本的剧本,并且透过沟通再三确认她能够理解正确的剧本内容。

事实上,《穿着Prada的恶魔》对梅莉史翠普来说意义重大,与其说这部电影是因为梅莉史翠普而精彩,倒不如说在制作阶段之前,史翠普就对《穿着Prada的恶魔》有许多感触。不只是上述提到的调薪事件而已,这还跟史翠普的女儿们有关。

史翠普有三个女儿,她非常了解时尚杂誌对全球年轻女性的影响力有多大、甚至影响着她们的日常行事准则:该吃什么才能像Vogue杂誌上的跨页模特儿一样纤瘦?今年秋冬的新色系是什么?我必须多打两份工才能买得起这个月杂誌报导的春季新装……虽然时尚具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但我们却仅仅看到这些影响所有人的力量,却没有看到这股力量背后主要的推动者样貌。

Photo Credit: The Devil Wears Prada,来源:IMDb

而时尚界是一个庞大的帝国,掌握那少数权杖的人们该承受多大的压力?要扛起多少人的饭碗?他们又该如何把事情做到最好?而且,这个主角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妻子与母亲。这比饰演世界上任何一位君王都要让史翠普心动,因为她的确要饰演一代女皇,而且这个女皇更加真实、更加权力无边、这比饰演埃及豔后还要来得有挑战性。

所以她要那份真实性,因为任何人都认为时尚界不真实、很虚假,但虚假是无法撑起一个产业与一个帝国的。她非常讨厌把米兰达丑化得像《101忠狗》里的库伊拉一样──生气时翻白眼、还要高八度尖叫──她希望这个角色要能拥有足够的情感与动力,要让所有人都能体会米兰达是真实存在的活生生人物,她要真实地就像让你每天恨得咬牙切齿的老闆一样。这份对真实的追求是如此重要,就像史翠普说过的:我们要如何让这个角色让人感觉更真实?甚至连时尚界都觉得这部电影讲得够实在?

要演好一位全球品牌的负责人与时尚帝国女王的目标,是梅莉史翠普的最大任务。她不想让妖魔化的主角打散观众的注意力,她不想让观众觉得米兰达是个贱人,而应该要好奇这个老闆肩膀上到底要肩负多大的压力与责任?

Photo Credit: The Devil Wears Prada,来源:IMDb

很妙的是,这个世界并不会去问郭台铭或是张忠谋他们的压力有多大,却会反过来问前《Vogue》杂誌主编安娜温特(Anna Wintour)这样的人为什么总是那么兇:我们的刻板印象中,女性主管应该温柔一点、始终带有女性气质。却时常忽略,女性企业家与男性企业家要面对的企业目标与管理挑战基本上是相同的,而《穿着Prada的恶魔》就是要打破这种印象。

史翠普必须为同样身为女性的米兰达找到正确的定位:她甚至要捨弃原着小说里那些酸言酸语。因为米兰达不只是一个贱人,她是为了某些更重要的事物而变得那么贱的,她是为了捍卫某些价值而变成恶魔的。

既然身为穿着Prada的恶魔,演什么就该像什么

要演出与男性企业家一样辛苦的女性企业家这一点,对史翠普来说,比起单纯地模仿安娜温特来说更为重要,即便《穿着 Prada 的恶魔》小说里的恶魔分明就是温特本人。史翠普诠释米兰达的方法说来简单,这却是她的一个小小秘密:她以男性的言行举止来作为米兰达的外在形象。史翠普表示:

我模仿克林伊斯威特(Clinton Eastwood)的声调来当作米兰达的声调,他永远、永远、永远都不会对任何人大小声,而且永远愿意倾听,这使他自然而然成为整栋房子里最有力量的角色。但是伊斯威特不太幽默,而幽默这一点我是从麦克尼可斯(Mike Nichols)身上学来的。从他身上我学到,即便你要讲出最残酷的批评,只要用一点点自嘲的讽刺来包装,它就会变成最有效果的话、而且变成最让人难忘的批评。因为这种用笑话包装的批评会让所有人都笑得很开心,甚至包括被批评的当事人也一样。

Photo Credit: The Devil Wears Prada,来源:IMDb

回想当时第一次看完剧本时的感想,史翠普想着她从来没看过像这样的故事,而且女孩们一定会疯狂爱上它。对此她从未怀疑,她肯定这部没人看好、文艺喜剧赔钱货与浪费梅莉史翠普的电影绝对会红,但不知哪来的勇气支持她坚定这样的想法。

有趣的是,史翠普觉得片中米兰达与安蒂那场关于蓝毛衣的精采对手戏里,安海瑟薇(Anne Hathaway)身上穿着被米兰达不见血地批评地体无完肤的毛衣,其实很好看──其实我可能根本不是这部电影的核心客群。

自嘲完全不是时尚咖的史翠普,演出了连时尚界都大声叫好、全球女性都能认同的那位时尚恶魔。

本文经电影神搜授权刊登,原文发表于此

同场加映

  • 繁华拢是梦?Vogue前时尚总监:时尚杂誌只是在说服人们买不需要的东西
  • 石头界的梅莉史翠普与它的好莱坞史诗

责任编辑:古家萱
核稿编辑:刘怡廷

原创文章,作者:普拉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3moban.com/2166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