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魔鬼交易的超写实幻觉电影:十大禁片之一的《噩梦挽歌》

如果你喜欢《猜火车》(Trainspotting)这部电影,相信你在看过《噩梦挽歌》之後,会顿时觉得前者根本称不上限制级。文字:电影文学希米露还记得在《星际效应》中,当库珀为了拯救人类,冒险进入虫洞,再醒来时,已经人在土星,而他的女儿默菲也

如果你喜欢《猜火车》(Trainspotting)这部电影,相信你在看过《噩梦挽歌》之後,会顿时觉得前者根本称不上限制级。

文字:电影文学希米露

还记得在《星际效应》中,当库珀为了拯救人类,冒险进入虫洞,再醒来时,已经人在土星,而他的女儿默菲也已经高龄80多,卧病床上即将离世。

此时,躺在床上的默菲,是由艾伦鲍丝汀(Ellen Burstyn)饰演,这是位曾经获得五次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一次获奖的老牌演员,也是《噩梦挽歌》(Requiem for a Dream)的女主角,以此获得奥斯卡、金球奖、及美国演员工会等的最佳女主角提名。

但是,当年的茱莉亚罗勃兹(Julia Roberts),在《永不妥协》(Erin Brockovich)的表现极佳,获奖气势强劲,几乎横扫所有最佳女主角奖,包括以上三奖,没留给鲍丝汀太多机会。

不过,倘若你有机会亲自观看《噩梦挽歌》,肯定会赞赏鲍丝汀的表现,她成功诠释一位空虚寂寞的空巢妈妈,由热衷传教式的激励电视节目,到刻意激烈减肥、产生安非他命毒瘾,最後精神错乱到成为一名精神病患。

Photo Credit:《噩梦挽歌》,来源:IMDb
《噩梦挽歌》与毒品电影

如果你喜欢《猜火车》(Trainspotting)这部电影,相信你在看过《噩梦挽歌》之後,会顿时觉得前者根本称不上限制级,同时也能理解为何《噩梦挽歌》会被列为禁片。虽然使用了许多切割画面与蒙太奇的效果,《噩梦挽歌》却仍是部极为写实的毒瘾电影,描绘因为毒瘾牵制而受到的身心折磨,以及每况愈下的纽约底层社会。

电影《噩梦挽歌》是由戴伦亚洛诺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执导,而故事则是改编自休伯塞尔比(Hubert Selby)的同名小说,主要角色有四位。一位是由鲍丝汀饰演的空虚妈妈莎拉,她的儿子哈利由杰瑞德雷托(Jared Leto)饰演,哈利的女友玛丽安由珍妮佛康纳莉(Jennifer Connelly)担当演出,而哈利的好友泰隆则由马龙韦恩斯(Marlon Wayans)饰演。

贫穷的布鲁克林人

与一般的毒瘾电影不同,《噩梦挽歌》不单单只是讨论吸毒的年轻人,故事还并列无助的年长者,因为长期服药,不知不觉也成为毒瘾患者。故事以不带批评的中立视角,诉说纽约布鲁克林区的贫穷家庭,无论年纪、性别、种族,都有可能因为一时不解或者误用药物,而堕入永劫不复的毒品残害。

Photo Credit:《噩梦挽歌》,来源:IMDb

莎拉与儿子哈利生活在布鲁克林区康尼岛,两人相依为命,却无法相互扶持。哈利与朋友泰隆合夥,想要一起卖毒品,进货之後,两人开始逐渐上瘾,原本要拿来赚钱的囤货也渐渐被自己消耗殆尽。

哈利的女朋友玛丽安,梦想当个服装设计师,期待哈利获利之後,可以两人一起开家服装店。刚开始,这三个年轻人都怀抱着赚大钱的梦想,也自以为心中已经画好蓝图。殊不知,海洛因的诱惑太大,他们一一陷入无法自拔的人间地狱。

莎拉的甜瘾与减肥药

莎拉的先生已经去世,养老的人生让她的生命没有梦想,唯一的梦想就是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哈利结婚生子。莎拉的生活非常规律,早餐、咖啡、甜点、看电视。但每天当马铃薯的结果,就是逐渐变得越来越肥胖。 

莎拉爱看的节目,是一个邀请素人上台参与励志的激励游戏。心灵空洞的她透过节目中的激励呐喊,感受到了生命的激情,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她喜爱主持人的活力,沉溺在心灵鸡汤的热情燃烧,幻想青春与美丽。

有天,莎拉意外接到来自激励节目的电话,声称她可以参加现场访问。莎拉非常期待,而穿上年轻时的红色洋装站上舞台成了她的梦想与生命动力。她决心染上一头红发,同时还要快速减肥,让自己能在电视上呈现出最完美的姿态。

Photo Credit:《噩梦挽歌》,来源:IMDb
药瘾幻觉与冰箱怪兽

只是,甜食有种让莎拉难以克制的魅力——她已经甜食上瘾了。 

为了控制甜食宛若巨兽的瘾头,莎拉接受朋友的意见,去诊所治疗。医生以鸡尾酒疗法,让她每日吞下许多药丸。果然,莎拉逐渐变瘦,减肥有成。只是,许多难以预料的副作用也开始渐渐产生。

刚开始,莎拉出奇地有活力,开始整顿已经荒废的家园;但是,不久之後,患有甜食上瘾的莎拉,不仅逐渐出现幻觉,还整日活在焦虑、亢奋、与紧张的情绪交错。此後,因为甜食之瘾与药物的交互作用,莎拉脑中出现愈来愈多奇怪幻觉,连厨房的冰箱都蠢蠢欲动,几乎就要冲出。

无人能逃化学的脑内作用

莎拉长期没有自我、没有生命重心、也没有人生目标和前景,甜点与心灵鸡汤成为她的精神疗癒。虽然以前曾对甜食和电视上瘾,这两者尚不至於令人生病致死。但是,当莎拉求助於药物的辅助,人生自此急转直下。 

哈利与泰隆不是无意识地接触药物,而是自愿使用。一开始,两人想以不义之财快速致富,於是集资采购海洛因。早期服用之後,哈利与泰隆因此兴奋,好似人生充满动能与效率,但是对於吸毒的需求更强之後,哈利与泰隆已经难以与他人互动,也无法正常生活。

悲伤的是,热恋中的玛丽安,因为哈利好心喂毒,虽然曾经创作动能提高,但不久之後,也是坠入毒瘾地狱。无论是无意识使用毒品的莎拉,或是曾经想驾驭毒品的年轻人,都没有办法逃离化学在脑内的作用。

Photo Credit:《噩梦挽歌》,来源:IMDb
幻觉的视觉效果

《噩梦挽歌》让人有身历其境的同理感受,因为导演交错多种影像技巧,创造毒瘾发作时的幻觉。艾洛诺夫斯基表示,他是受到今敏的《蓝色恐惧》(Perfect Blue)的启发,透过切割画面、鱼眼镜头、蒙太奇等手法,创造角色在幻觉产生时的所见,画面融合现实与幻象、游走在真实与虚拟之间。

於是,到严重之时,莎拉所见的世界,交错着电视中的人物、观众、还有节目现场,彷佛所有的人都已经跨出电视,融入她的现实。这个桥段,的确会让人联想到《蓝色恐惧》中的幻觉与恐惧。

与魔鬼交易的超写实幻觉电影

这是部非常写实的幻觉电影,血淋淋地描写受到药物控制的人们,在受到幻觉操控之外,也会失去理智与意志力,而做出其他残害自己的事情,例如荒谬地决定要从纽约开车到洛杉矶买药,或是乾脆卖淫换药。 

这是个将自己的灵魂卖给魔鬼的故事,描绘原本以为是与药物公平交易,最後却是被药物操纵、背叛、陷害、且谋杀。人类在化学药物的跟前,非常懦弱、卑微、且无助。

甚至,医疗也是种恶梦,已经受到药物摧残至奄奄一息的莎拉,被诊断的急救方式,竟然更为残忍。减肥药就快吞噬掉莎拉,医疗更是几乎要让她致死。莎拉在疗养院的那些姊妹,再见到莎拉时,只能相拥哭泣,悲剧已经无力挽回。

不忍卒睹的悲剧

以下内容有剧透可能,请斟酌阅读。

Photo Credit:《噩梦挽歌》,来源:IMDb

《恶梦挽歌》的故事结尾让人不忍卒睹,家人爱人与友人之间都无法再见,各个陷入强烈的病痛与身心折磨。 

原本在布鲁克林区的泰隆,驱车来到美国中西部之後,承受了不少种族歧视的异样眼光,让他不仅要忍受毒瘾,还要同时遭受霸凌。莎拉与哈利都已经重病住院,而玛丽安则甘心屈辱成为黑人药头的性玩具,只为换得一小包白粉。

当哈利在梦境中,来到康尼岛的海边,看到玛丽安远远站在码头,想要驱前告诉玛丽安,自己已经回到纽约,说好一定会回来见她与救她。殊不知,这只是个梦境中的幻象,一晃眼,玛丽安消失,码头也空无一人,回家已经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黑暗里的永恒之光

电影最後三分钟,莎拉、哈利、泰隆、与玛丽安,各自蜷缩在自己的小床或沙发,失魂、痛哭、啜泣、或悲伤,绝望到了极点,几乎已经坠落地狱。此时,背景是曲激动的交响乐——由Clint Mansell作曲的〈Lux Aeterna〉,意思是永恒之光(The Eternal Light)。 

此时此刻,看着电影的我们,多麽期待上帝真的能够伸出援手,照亮地狱,拯救这四个坠落的灵魂。只是,这曲〈Lux Aeterna〉到底是来安慰受伤的人,还是接引灵魂?是天降的光之圣乐,还是悼念的安魂曲?

《噩梦挽歌》最後没有给我们任何答案,只留下四个宛若婴孩蜷缩的受苦灵魂。这是部非常沉重的电影,带着观众体验即将溺毙於毒品中的幻觉写真、空洞苦难、以及悲伤恐惧,倘若心还不够坚强,也没有足够的正能量,最好还是先向上帝祷告一番,再开启电影。

本文经电影神搜授权刊登,原文发表於此

同场加映

  • 凶手是身体里的另一个我:从电影《蓝色恐惧》认识神秘的解离性身份障碍
  • 以98%的支持度远超麦当劳:用大麻电影打广告的最老汉堡速食店——白城堡
  • 《战栗游戏》:史蒂芬金的心魔兼头号粉丝

责任编辑:古家萱
核稿编辑:林君玶

原创文章,作者:阿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3moban.com/5478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