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科学:为什么脑中不断响起「我的字典里没有放弃~」?

图片来源 话说三天前开车从家里出发,跟老婆带小女儿到医院做复健,习惯性地打开收音机,好死不死的,迎面而来的歌就是近日在网路上被「猛烈」讨论的复古怀旧大作「唸你」,车内三人认真听完整首歌,最后DJ的评语是「不管怎样,他真的红了」。而自认音癡,

图片来源

话说三天前开车从家里出发,跟老婆带小女儿到医院做复健,习惯性地打开收音机,好死不死的,迎面而来的歌就是近日在网络上被「猛烈」讨论的复古怀旧大作「唸你」,车内三人认真听完整首歌,最后DJ的评语是「不管怎样,他真的红了」。而自认音癡,绝对不上KTV浪费钱当分母的老婆也忍不住说「这歌我也可以唱吧」,于是就自己唱了起来,非常罕见地完全没有走音!

0daed9fc21158a0736e4a89911ae28cd结果回程就出了小车祸…虽然无法牵扯在这首歌上头,但我却因为不断想起那天的经历,而也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段旋律…;这首歌的词曲由音乐老祖宗等级的刘家昌操刀,演唱者则是刘家昌的儿子刘子千先生,如今已经是网络上最热的meme了,各种KUSO恶搞作品不断在Youtube上出现,电视新闻也展开报导,很难不注意到,使我自己要极力克制才不会对着小女儿唱起这首歌…不知道该说是余音绕梁呢?还是魔音传脑啊?

我想你应该也有这种经历:就是有那么一阵子,脑中不断奏起某段旋律、某首歌,也不一定非常喜欢,甚至可能觉得厌恶,但就是甩不掉,不断在头壳里头迴响着。耳虫歌(Earworms)这词就是用来形容这种情形,将其比喻为耳朵里头的虫,掏不出来,还一直钻来钻去。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的Oliver Sacks在他的书《MUSICOPHILIA》里头就讨论过耳虫歌,旧金山的探索博物馆(Exploratorium)网站上还有专题介绍呢。

 

758b5bb933890e225d8297aeda5ec07d不过相对来说,与这种恼人又无法摆脱的普遍现象有关的实证研究资料非常少,Philip Beaman 与 Tim Williams两位英国研究者便试图填补这个真空,希望能提出一些可靠数据。

他们的研究分两个部份,首先是透过问卷调查100多名铁道旅客、公园里的学生或游客,另一部份是请12名研究参与者针对耳虫歌写四个星期的日记。儘管没有特别针对有音乐专长的人做调查,他们发现一般以为具有音乐专长的人比较容易发生耳虫歌症状的假设是错误的,也就是说不管有没有音乐专长,都普遍会发生这种情形,比率没有显着差异。但他们也发现,认为音乐很重要的人比较容易被某首歌塞住脑袋。

许多人在评论这种现象时,会将这不愉快的感觉与强迫症中所说的侵入思想(intrusive thoughts,非自愿,不愉快的思想)一併而论,然而根据Beaman跟Williams的研究,仅少数受访者表达这样的看法,而且仅有很少的耳虫歌症状会在同一天重複发生,绝大多数隔天就消失了。不过耳虫歌跟侵入思想还是有相似之处,那就是我们都会想要摆脱它,结果反而是,当我们愈试着在脑中哼另外一首歌试图排挤它的时候,原本的耳虫歌症状反而会更严重,更难摆脱。

100多位的一般受访者表示一旦耳虫歌响起,通常要几个小时才会消失,不过写日记组的受试者平均纪录则是27分钟,短了许多。研究者也想知道哪些类型或具备什么样特色的歌比较有潜力成为耳虫歌,虽然受访者的回答範围很广,不过归纳来说,曝露时间愈长、这首歌结构愈简单、里头的旋律愈是重複,就愈有可能佔据你的脑!(不得不说刘家昌先生真是行)

好了,我现在要去查查我的字典里有没有放弃了…如果你因为看了这篇文章而症状更严重…我也只能说节哀了,唯一的救赎就是去买一张CD…我想里头应该有很多足以匹敌「唸你」的好歌吧…Orz


参考资料:

1.A natural history of the Earworm – the song that won’t get out of your head
2.Beaman CP, & Williams TI (2009). Earworms (‘stuck song syndrome’): Towards a natural history of intrusive thoughts.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London, England : 1953) PMID: 19948084

延伸阅读:
蟑螂真完美!!!
吹绵介壳虫的独白:谁需要男人?
「低自放电」充电电池是目前最环保的电池
 

原创文章,作者:甜可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3moban.com/7049.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