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utex 2021 : NVIDIA 执行长黄仁勋认为支援 Arm 架构是因应複杂的运算需求提供选择,挖矿产业难以消失但也不希望过大

今年 NVIDIA 在 Computex 的主题演讲虽非由执行长黄仁勋亲自主持,不过在稍早 NVIDIA 执行长黄仁勋仍特地为了 Computex 以线上会议的方式举办问答,黄仁勋更选择在 NVIDIA 新总部” Voyager “进行直播

今年 NVIDIA 在 Computex 的主题演讲虽非由执行长黄仁勋亲自主持,不过在稍早 NVIDIA 执行长黄仁勋仍特地为了 Computex 以线上会议的方式举办问答,黄仁勋更选择在 NVIDIA 新总部” Voyager “进行直播,黄仁勋表示者也是 Voyager 自设计即是使用 NVIDIA GPU 进行设计与包括光线追蹤模拟所打造的绿建筑,以建筑中的城市为理念,内部为大型开放空间,并透过预先的光线模拟减少空调的使用。

支援 Arm 是为複杂的运算需求提供更多选项,收购 Arm 旨在提供 Arm 更多研发资源促进产业发展

照片中提到了ull Jensen Huang,包含了建造、建造、产品

▲黄仁勋认为没有一种架构是完美到能满足各种新型态运算需求

提到当前 NVIDIA 为何选择增添对 Arm 架构的资源、 Arm 架构能否打败 x86 、发展 Grace 处理器与收购 Arm ,黄仁勋表示,日前日益複杂的运算需求,当前没有任何一款处理器或是架构能够满足所有类型的运算所需,而 Arm 架构近年持续展露头角,自行动运算、数据中心到超级运算,皆有出色的表现。

但黄仁勋认为 Arm 架构能否击败 x86 的问题不会有答案,就如同 GPU 能否取代 GPU 一样,不同的架构在不同的运算领域各有所长,像是 Marvell 的 Arm 架构 CPU 在 5G 基础建设有出色的表现, Ampere 正积极提供超算级的 Arm 架构 CPU ,而富士通的 A64FX 展现 Arm 架构在超算的可能性;但另一方面, TOP 500 仍有许多系统是採用 x86 架构,如 NERSC 的 Perlmutter 採用的即是 AMD 的 EPYC CPU ,当今最优秀的游戏笔电仍为 x86 。

NVIDIA 认为支援 Arm 架构是为了满足更多元的运算需求, NVIDIA 本身也有长久的 Arm 架构发展经验,当前也仍在自动驾驶、嵌入式 AI 等领域使用 Arm 架构;至于布局 Grace 处理器,亦非全面在超算放弃对 x86 的架构支援,黄仁勋表示 Grace 的设计目的是针对两大种类的 AI 应用,即认知系统与自然语言理解, Grace 具备高速通道、大量记忆体支援与对 NVIDIA 下一代加速运算架构的最佳化,使 Grace 能与下一代 GPU 加速技术在需要大量记忆体的 AI 应用发挥,但另一方面下一代 GPU 仍能搭配 x86 架构在通用运算、科学运算等领域发挥极大的效果。

至于提到 NVIDIA 收购 Arm ,黄仁勋认为是使双方双赢的政策,虽然 Arm 的 IP 架构是当前业界相当知名的, Arm 本身的规模也不小,但相对当前的 NVIDIA 却是个小公司,为了因应日益複杂的运算需求, Arm 需要投入更多的研发资源,而在 NVIDIA 收购 Arm 后, Arm 能够取得更多的资源发展新技术,同时 NVIDIA 也能将部分技术投入 Arm 的 IP 阵容,使业界能够有更丰富的 IP 选择,但黄仁勋也强调, NVIDIA 不会因为收购 Arm 就破坏 Arm 与既有合作伙伴的关係,但希望透过收购 Arm 能使 Arm 获得更多的资源促进产业发展。

希望藉由分离矿卡产品线使旗下产品能用在原本设定的应用领域

照片中提到了* Jensen Huang、Seamus Byrne,包含了眼镜、眼镜、屏幕截图、电子产品

▲黄仁勋希望藉由推出 CMP 矿卡能使真正的玩家、科学家买到合适的产品

去年底开始,终端市场出现一波零组件缺乏的情况,除了游戏娱乐市场需求增加以外,更因为挖矿导致大量 GeForce 消费级产品被挪作他用,后续就连专业产品 Quadro 、 Tesla 也不能倖免于难,故 NVIDIA 在今年宣布透过限制 GeForce RTX 新产品的挖矿性能、推出 CMP 矿卡产品的双管齐下政策,试图让使用者能够买到合适的产品。

黄仁勋强调, CMP 产品是专为数位挖矿规划,无法挪作一般游戏显卡使用,但同时使用的晶片也非当前 GeForce RTX 30 的晶片,故不会影响 RTX 30 的供货,另一方面 NVIDIA 也藉由限制 GeForce 的挖矿效能降低矿工购买 GeForce 的意愿,希望慢慢使玩家能够买到想要的产品,同时接下来 RTX 30 也推出更平易近人的产品,让更多玩家能享受包括光线追蹤、 DLSS 等新技术。

不过提到挖矿产业最近的波动,黄仁勋提出他个人的看法,黄仁勋表示挖矿产业应该不会消失,毕竟挖矿技术当中的去中心化技术的有其独特性,但整个产业将会持续有所波动,只是黄仁勋个人希望挖矿产业仍不要过度膨胀发展。

另外有媒体提问 NVIDIA 是否会为了解决产能问题考虑投资晶圆生产,黄仁勋当下就以强烈且简洁的” No “做出回应,黄仁勋认为委由晶圆代工跟自行设置晶圆厂犹如专业餐厅与家庭厨房的差别,而 NVIDIA 过去并未涉及晶圆生产,但当前晶圆生产技术的複杂度实在不是新入者能够快速发展,与其冒风险重新布局晶圆生产,黄仁勋仍选择继续与专业合作伙伴如台积电进行深度合作。

藉由高速连接通道、云技术解决晶圆面电晶体容纳极限问题

照片中提到了nvIDIADRE、ull Jensen Huang,包含了车辆、企业家

▲黄仁勋认为电晶体结构的发展速度远快于晶圆技术的发展

有媒体提到,黄仁勋是否认为电晶体体积似乎越来越大, NVIDIA 如何解决问题。黄仁勋提到,若以製程的发展,确实先进製程有助于在同样的面积具备更多的电晶体,但却也由于运算需求的複杂度越来越高,製程发展能够容纳的电晶体速度跟不上业界对于单一晶片内电晶体总数的成长速度,以至于纵使製程越来越先进,但高阶晶片的晶圆面积却越来越大。

不过 NVIDIA 很早就开始设法解决问题,其中 NVLink 就是 NVIDIA 的积极手段之一,透过高速的互联通道使多个 GPU 之间的沟通无碍,彷彿一颗大型 GPU 一样,后续再度藉由收购 Mellanox 取得高速连接技术,使资料中心、超算系统多个节点能够透过如 InfinityBand 高速连接,解决单一晶片效能与发热限制问题。

黄仁勋认为,纵使边际运算技术逐步提升,不过云端运算与高速行动网络终究是解决大规模运算的关键,使用者将透过具备一定边际运算能力的设备,搭配超高效能的 AI 数据中心获得良好的使用体验,而这样的概念也同样适用于娱乐, NVIDIA 的 GeForce Now 技术,即可透过云运算与高速行动网络的结合,使玩家能够透过手机、平板、文书电脑、电视等设备游玩顶级 PC 的 AAA 级游戏体验,另外在协作应用, NVIDIA 也具备虚拟化技术、 Oniverse 平台等方式,以云端资料中心的概念为基础,提供便利的虚拟化与云运算体验。

原创文章,作者:游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3moban.com/739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