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盟国发生冲突后马克龙说联盟经历了“脑死
栏目: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2019-11-08 11:24
“我们目前正在经历的是北约的脑死亡。” 马克龙在接受《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说

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表示正在遭受“大脑死亡”,促使德国,加拿大和美国对这一集团进行了激烈的防御,同时获得非成员国俄罗斯的赞誉,北约伙伴周四就该联盟的价值进行了辩论。

在下个月举行的北约峰会之前,马克龙在周四发表的一次采访中对《经济学人》杂志说:“我们目前正在经历的是北约的脑死亡。”

但是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捍卫了已有70年历史的军事同盟“不可或缺”,并表示马克龙的“清白判决”并非“必要”。

北约领导人詹斯·斯托尔滕贝格在默克尔方面对记者说,警告说,削弱的跨大西洋同盟可能会“分裂欧洲”,而美国国务卿也在德国坚称北约“重要,关键”。

在接受采访时,马克龙谴责欧美之间缺乏协调,并对土耳其这一具有70年历史的军事联盟的重要成员最近在叙利亚的单方面行动表示遗憾。

他说:“美国与其北约盟国之间在战略决策上没有任何协调。没有。”

马克龙根据《经济学人》发布的英文笔录补充说:“在我们利益受到威胁的地区,另一个土耳其北约盟国采取了不协调的侵略行动。”

默克尔在柏林与斯托尔滕贝格会谈后说,马克龙“用了很刻薄的话,这不是我对北约合作的看法”。

她补充说:“即使我们遇到问题,需要团结起来,我也不认为这样大胆的判断是必要的”,同时坚持认为“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对我们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 我们出现了问题' -

斯托尔滕贝格说,任何将欧洲与北美拉开距离的尝试,“不仅有可能削弱联盟,跨大西洋的联系,而且有分裂欧洲的危险”。

在最近对该联盟的挫折中,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对库尔德部队的军事行动遭到法国等同盟成员的坚决反对,但由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下令撤出美军才得以实现。

对于马克龙来说,“从战略和政治上,我们需要认识到我们有问题”。

他警告说:“根据美国的承诺,我们应该重新评估北约的现实。”我补充说:“我认为,欧洲有能力捍卫自己。”

斯托尔滕贝格说,他欢迎加强欧洲防御的努力,“但欧洲统一不能取代跨大西洋统一。我们需要站在一起。”

庞培在30年前柏林墙倒塌周年纪念活动中访问德国莱比锡时表示同意。

他对记者说:“我认为北约仍然是重要的,至关重要的,也许是历史上最重要的战略伙伴关系之一。”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在渥太华告诉记者,该联盟继续在“不仅在北大西洋而且在世界上都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与俄罗斯的战略对话”-

马克龙说,至关重要的是与莫斯科寻求和解,莫斯科对北约及其向前共产主义国家的扩张抱有极大的怀疑,因为该联盟的成立是为了对抗苏联。

马克龙说:“我们需要与俄罗斯重新进行战略对话,不要太幼稚,这将需要时间。”马克龙希望促成乌克兰冲突的结束,并向普京总统求助。

他说,北约在苏联解体后没有重新审查其作用,“明确的假设是敌人仍然是俄罗斯”。

总统说,对于来自克里姆林宫的所有反西方轰炸机,普京都会发现他的长期战略选择仅限于“与欧洲的伙伴关系项目”。

他坚持认为:“如果我们想在欧洲建立和平,重建欧洲的战略自主权,就需要重新考虑我们在俄罗斯的立场。”

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a)从莫斯科称马克龙(Macron)的“脑死亡”观察为“金句……对北约现状的精确定义”。

-'悬崖的边缘'-

在许多分析师看来,这位法国总统是英国脱欧和默克尔在2021年迫在眉睫的退出之际欧洲最杰出的领导人,他一直试图站在外交政策舞台上,并实现改革欧洲的愿景。

但他说,欧盟处于“悬崖边缘”。

马克龙说:“欧洲通过越来越多地将自己视为市场……而忘记了它是一个共同体。”马克龙最近阻止将欧盟扩大到包括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在内。

他还说,他希望欧洲国家打破“禁忌”,反对利用赤字刺激增长和投资。

马克龙说,世界处于动荡之中,美国和中国有可能成为唯一的全球大国,而独裁政权则出现在欧洲自己的后院。

他说:“所有这些导致欧洲异常脆弱,如果不能把自己视为一个全球大国,它将会消失,因为它将遭受重创。”


服务热线
400-123-4567